對開發商下重手!這些城市被房價逼急了

時間:2019年10月09日 16:33:00 中財網
  說起房價上漲,大家都已經是見怪不怪了。

  而為了抑制房價上漲,各地可以說是使出了渾身解數。

  狠掐房價舍不得,輕拿輕放又沒效果,但這幾個城市卻對房價下了重手!
  01丨來自三線城市的凌厲一擊
  9月30號,當全國人民都在翹首企盼小長假的來臨時,呼和浩特的地產商們卻被一系列政策砸得暈頭轉向。

  作為省會城市,呼和浩特在前幾年房價上漲的浪潮中房價漲幅并不大,只是近些年隨著自治區內各地的人都在呼和浩特購房,加之呼和浩特地鐵的開通,呼和浩特的房價才出現了補漲。

  可是這一漲便一發不可收拾,尤其是今年呼和浩特房價同比漲幅高達22.8%,被中央提出了警告。

  緊接著一系列限制房價的政策就落了下來,而這一系列政策中最有殺傷力的當屬三套及以上住房不予辦理貸款業務和限房價、競地價兩條。

  其實在很多一、二線城市,三套及以上住房必須全款的政策由來已久,并不稀奇,但是實行這些政策的城市都有著龐大的流動人口,剛需購房者的數量是只會多不會少的。

  可是呼和浩特作為一個三線城市,流動人口遠沒有一、二線城市多,剛需購房者數量有限,這一次又徹底斷了投資者的后路,呼和浩特為了給過熱的樓市降溫,下手不可謂不重。

  但是更狠的還是第二條政策,限房價、競地價。

  如果說第一條限購政策是攔住了投資者的路,那么這第二條可以說是直接鎖了地產商的喉。

  呼和浩特實行的兩種調整住宅用地出讓的方式分別是限地價、競房價、競配建和限房價、競地價。

  前者是指先限制土地的最高價,再限定建成后商品房的最高售價,然后看誰出價最低,誰就獲得建設用地使用權,如果報價已經低至成本價,那就看誰能承擔更多的配套設施建設。

  后者則是先限定好建成后商品房的最高售價,然后再開始競拍土地。

  “限房價、競地價”將大大有助于土地市場回歸理性,重新建立拿地邏輯,通過精確的成本計算來確定合理的拿地價。

  同時,土地市場的理性也將逐步傳導到樓市,政府為地塊設定最高房價,也就是建成后這個樓盤的開盤價,這就為購房者提供了預判未來房價的準確參照物,比空喊“房住不炒”的口號要更讓人信服。

  02丨一舉功成or前途未卜
  限房價、競地價這套招數已經有很多城市用過了。

  早在2010年的時候,北京就已經嘗試過限房價、競地價這種土拍方式,其后云南昆明、福建南安、晉江都先后做過嘗試。

  今年6月29日,浙江省土地交易使用權網掛牌9宗地塊,掛牌須知中首次明確地塊未來毛坯銷售均價與毛坯銷售最高單價,以及裝修單價。

  而在浙江省內最先實行這種土拍方法的是湖州,2017年湖州19宗宅地的出讓條件中,明確提出:限房價、限車位價、限裝修價,還規定了開工期限、預售時間等等細節,但出讓方式依然按照“價高者得”進行。

  這種方式幾乎將開發商可以“變相漲價”的途徑一一封鎖,但這種土拍的方式卻并沒有在湖州持續實行下去。

  不止是湖州,除了部分一、二線城市在土拍時還會使用限房價、競地價的方式外,其余三線城市幾乎都很難繼續實行這個方法。

  03丨這招真的管用么?

  為什么限房價、競地價這樣看似非常有效的政策卻沒有持久的生命力呢?其實原因也很現實,就是無利可圖。

  在已經實行過限房價、競地價的城市中,杭州算是深諳圍三闕一的真諦。

  杭州的土拍新政中規定,精裝房的裝修價格不能超過6000元/㎡,將裝修價格的天花板定的這么高,其實就是存著網開一面的念頭。

  地產商是商人,商人本就是逐利的,你對地價、房價“鎖喉”是一回事,但是你不能真的把地產商的財路斷的干干凈凈,那樣不但對本地樓市起不到調控作用,很可能還會適得其反。

  以北京為例,原本作為市場紅利的“限價房”,事實上并不暢銷。

  據媒體報道,除了五年限售因素之外,擔心樓盤質量得不到保證,也是其中一個重要原因。

  既然售價已經被限制,一些房企為了追求利潤,就會刻意控制成本,甚至偷工減料。

  尤其是精裝房已成為購房者維權的重災區,土拍新政下,精裝虛高現象可能愈演愈烈。

  雖然限房價、競地價的土拍方式存在一些問題,但是不能否認的是它確實是相關部門調控樓市的利器。

  只是調控樓市還是需要在遵循市場規律的前提下循序漸進,指望用一兩條嚴格的政策鎖住房價的喉,這是不現實的。(微.信.公.眾.號.地.產.P.L.U.S)
  中財網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迪丽热巴真人游戏